-->
老百姓的乡情读本 研究者的科研资料 当下最全中山自然村图集
《中山村情》:乡村振兴的“地情顾问”
发布时间:2019-04-20 来源:中山日报


   火炬开发区灰炉村村貌(火炬开发区管委会,2015年摄)


   板芙镇神湾新围村马结端故居(板芙镇党政办供图,2016年摄)

编者按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

时光之河,奔流不息,放眼中山,我们的城市变化日新月异。新旧之间,城市发展的脉络依然隐隐可见。“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多个场合阐述了历史文化的重要性。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如何挖掘城市历史,追根溯源,温故知新,为“中山再出发”积蓄发轫之力,正是当下的文化焦点所在。

乘着去年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东风,一股“著史”热流潮从官方至民间弥散。如今,成果逐显。这一年来,《中山村情》《中山改革开放实录系列》《烟墩山下之巨变》《岁月沉勾——路华摄影集(二)》等作品相继问世,为我们从历史尘埃中挖掘出一批鲜为人知的“新地情”“新史料”“新影像”,弥足珍贵。从现代读者的眼光看,相较以往的史料记载,这些图书的内容也多了许多生动的“表情”,将私人生活史、口述历史、影像记录等跃然纸上,引人入胜。

自春秋战国起,据《周礼春官》记载,周代已有外史“掌四方之志。”《周礼地官》记载,“诵训,掌道方志,以诏观事”。方志之名正始于此。长期以来,修志“史官”们默默耕耘,隐于笔墨纸砚之后。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我们策划本期专题,试图借助上述史书新著,通过创作者的讲述和读者的解读,畅游史海,开启未来。


   黄圃镇新沙村的村民正在收谷(黄圃镇摄影协会供图,摄于2016年)

历时3年多运行、近1万人参与,3881张村貌图片,377.7万字的普查成果,自2015年启动的中山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于去年底结出硕果,汇集成《中山村情》一书三卷,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字典般厚重的书册,为读者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山乡村过去与现状的窗口,全市945个自然村的历史沿革、风俗习惯、古迹分布、生产经营、名人大事等在此清晰呈现,多张高清航拍村貌图让读者饱览乡村风情。

目前,该书已被初评为2017-2018年度中山市社会科学精品论著类三等奖(正在公示中)。市档案馆馆长、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主任陈岚日前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该书填补了我市自然村落历史人文的信息空白,也是现时全市最全的自然村貌图集,期待该书在当下的“乡村振兴”战略实践中发挥作用,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留住村貌、记住乡愁、延续历史文脉提供依据,为乡村的健康持续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创作背景

发动社会参与 抢救乡愁记忆

2015年,广东省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在全省部署开展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工作,旨在摸清全省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情况,抢救随着城镇化快速发展而消失或正在消失的自然村落历史人文印记,挖掘和保护自然村落历史文化资源,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基础地情数据。我市随之启动全市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市、镇两级分别成立普查工作领导小组,下设普查办公室。普查工作广泛发动社会参与,各镇组织形式多样,有的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与高校等机构合作开展,有的组织行政村自行普查,有的组织大学生志愿者普查,有的聘请熟悉镇情、方志体例的老同志编写调查文稿。通过进村入户普查、填写普查表、撰写调查文稿。

1 普查发现 隐藏于城镇化之下的人文细节

●记者:该书作为中山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成果,为保证信息的权威和全面,你们采取了怎样的信息采集方法?

◎陈岚:我办通过实行“双公示”“三审验收”“专家审读”制度,保证所收录的村情资料的准确性、权威性。“双公示”即自然村名称公示、自然村文稿公示,列入调查范围的自然村名称在调查初期由我办和镇区分别公示,调查文稿在出版定稿前由镇政府、行政村分别公示。“三审制度”即镇区负责普查文稿的初审,市地方志办公室负责复审,由我市11个部门组成的市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成果审查验收小组负责终审。

●记者:相较于之前你们掌握的中山地情资料,本次普查给我们带来哪些新发现?

◎陈岚:本次的普查具有开创性,以自然村为单位,改变过去农业普查、人口普查、经济普查等以行政村、社区为普查单位的做法,填补了全市自然村落历史人文的信息空白。自然村落由人类聚居而自然形成,积淀着人类发展演变的历史与文明,更能体现自然性、社会性。通过本次普查,我们发现了更多隐藏在行政村背后的更细微和甚少人关注、知道的信息。譬如,因为城市化的发展,一些自然村不断壮大,甚至发展至分割成了几个行政村;有些偏远自然村却因为城市化的发展,居民陆续搬到更适宜居住的城镇,以致村落趋于消失;而在高度城镇化的地区,一部分自然村界限模糊,已融为一体。又如,通过普查,我们知道了中山古代野生动物非常丰富,例如虎、獐、黄猄、野猪等,时至今日已难在中山觅其迹。再如,我们常常宣传的是南朗宗祠群、西区长洲黄氏大宗祠、南区功建铁城梁公祠等历史文物级别的祠堂,但其实村落中散落着大量或已转变功能、或已破败、亟待维修保护的旧祠堂。再通过深入总结、分析、研究,也能得出自然村落的起源和发展、村落姓氏分布状况、族姓繁衍与斗争、自然环境变迁与村落兴衰、城镇化发展对自然村的影响等系列专题成果。

2 编辑思路 不求大而全 但求真实鲜明

●记者:之前有一些镇区曾经出版过历史文化丛书或者地方志书,《中山村情》是否对此有所参考,对它和这类书籍有什么不同之处?

◎陈岚:普查中,我们确实充分利用了已出版的历史文化丛书和地方志书资料,例如文物情况、行政隶属关系、方言风俗等,这些已经核实、论证的资料文献可作为普查表填报的重要参考。但这些资料文献只能覆盖普查内容的少部分,大部分普查项目需通过上门调查、村委统计、档案资料查阅、实物考证、族谱寻源、口碑采集等方式获得。

与综合记述一地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历史和现状的志书不同,《中山村情》是历史人文普查成果的综合反映,以自然村为记述对象,着眼于村落历史沿革、基本现状、特色传承、主要历史事件及人物等历史人文方面,是村情、乡情的重要组成部分,并非是大而全的志书或单一的文化丛书。

●记者:每个乡村都有许多故事,但限于在编著《中山村情》一书中,你们是秉承怎样的编辑思路,对普查的一手资料做了哪些取舍?

◎陈岚:这次普查采取的是先普查填表再编写文稿的形式,故我们也把普查表作为一手资料保存。普查内容为“历史人文”状况,项目包括自然地理、村落由来、姓氏源流、民族民系,方言、人口状况、侨务、生产经营、公共设施、文体设施、民居、宗祠、传统建筑、碑刻、楹联、匾额、家族族谱、重要文献、乡规民约、家规家训、宗族活动。宗教与民间信仰、特色民俗、技艺、文物遗迹、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历史事件、掌故、民间传说、主要人物和历史事件、村落荣誉、村落规划等。我们收录文稿的资料坚持资料真实、特色鲜明、重而不同、总分结合的取舍原则,不实的资料不录,存疑的史实不录,不求大而全,侧重反映村落特色,对历史较短、人文遗存缺乏的沙田村落,我们会引导编写人员从自然地理变迁、水文物候、旧小手工业旧行当等方面着手,丰满村落形象。

3 时代意义 为乡村振兴提供“乡情读本”

●记者:当下正是乡村振兴进行时,你期待《中山村情》对此可发挥怎样的作用?读者应该如何利用好这套书籍?

◎陈岚:《中山村情》为读者打开了一扇了解乡村过去与现状的窗口,我们希望通过该书向大众展示更全面更深入、可纵看可横比的乡村,为洞察乡情、研究乡村发展新趋势、开发利用乡村特色资源、传承和发展优秀传统文化、营造多彩美丽乡村、实现乡村振兴提供基础数据和地情,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留住村貌、记住乡愁、延续历史文脉提供依据,为乡村的健康持续发展注入新的动力。港澳台同胞、华侨华人可通过该书了解家乡、联络乡情、寻根问祖,学生、村民可视该书为乡情读本,机构学者可从中觅得社会科学研究的全面翔实资料。

●记者:在编纂、开发利用地方志工作中,你们目前积累了哪些心得?从受众反应看?有哪些题材是读者最为关心的?

◎陈岚:在实际工作中,我们逐渐由编修志鉴一项工作向“多业并举”转变,由记录历史史实向传承文明、弘扬文化转变。我们编修志书和年鉴,是从宏观上反映全市历史和现状,更多的是资政、存史、教育和宣传功能。现在我们更注重贴近民生、反映民生、服务民生,《中山村情》就是这样一本反映社会自然形成的最基本的群众聚合体——自然村的地情书,每一个村都是围绕着村民乡土(村落),从时空两个维度全视角呈现自然地理、村落演变、姓氏源流、民族民系、方言、生产经营、文体设施、村落荣誉、传统建筑、文物遗迹、文献遗存、主要历史事件及人物等情况。

这本书从编纂到出版,受到了非常多群众、部门的关注,虽然现在还没正式发行,但已经有十多位群众向我办要书,想通过该书了解自己所在村落的历史、自己姓氏的源流等,也有党史研究部门在红色文化旅游村开发、民政部门在全市地名普查等方面都利用了这次普查的资料,还有研究者、高校学者想通过该书研究全市民间信仰流变、地理环境变迁与村落兴衰关系等,可谓各有关切。

4 未来展望 联手新媒体,加快数字化

●记者:在编辑出版此类书籍中,你们是否遇到一些难题?从读者眼光看,《中山村情》似乎比过去的《中山市志》多了一些图片,但在编排上图片展现手法上,还是让读者感到难以满足视觉化需求?

◎陈岚:《中山村情》的照片比较多,三卷书共收录照片3881张,这些图片有别于历史档案照片,多数为反映自然村风貌、民俗、特产等的现状照片,更难能可贵的是大部分自然村都配有高清航拍村貌图,能一眼看清自然村的形貌,这是现时全市最全的自然村貌图集。

由于我们出版的是官方史书,侧重真实和权威、存史和资政,文字力求简洁平实,述而不评,要经得起历史检验,故图片和文字编排不求新、特,不花里花俏,追求准确明了、易看易懂,方便查阅。

●记者:未来,你们有哪些研究和出版计划?如何扩大对这类作品的科普化和传播力度?是否会利用新媒体和网络技术,让这些地情内容更立体地呈现在网络上?

◎陈岚:三年的全市自然村历史人文普查工作,我办取得了一系列与自然村历史人文相关的其他成果,包括全面清查全市有古驿道的7个镇区27个自然村古驿道现存遗迹情况,并形成古驿道路线图;在全市共征集11个镇区家谱、族谱129部,名家训168条,村规36条;拍摄形成村落微视频371条,方言原始录音材料30条。普查资料表数据全部上传至全省自然村历史人文普查数据平台,为下一步通过大数据技术研究、开发、利用地情提供了基础。我办正密锣紧鼓制定未来三年地方志数字化工作计划,希望在全媒体时代,通过新媒体、新形式、新传播途径,充分开发利用普查形成的资料、视频、音频等,讲好中山乡土故事,传播中山好声音,呈现中山村落多姿多彩的形象,服务乡村振兴、全域旅游和粤港澳大湾区特别是孙中山文化挖掘与弘扬等人文湾区建设。去年,我办通过网上直播“走进雍陌村”,当天6.5小时的点击量达到21万次;今年也已经和广东省情网达成合作意向,通过微视频、小作品的形式推介一批中山名村和特色小镇。

延伸阅读

中山地方志精品书籍推荐

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作为主管全市地方志工作的机构,全面收集整理、编纂出版地方志,发挥地方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近年来,中山市地方志办公室地情书籍成果丰硕,除了本次编纂的《中山村情》被初评为2017-2018年度中山市社会科学精品论著类三等奖(正在公示中),其出版的《中山年鉴》也先后获国家、省市各类奖项20多项,《中山市志》(第一部)获中山市优秀精神产品一等奖,《孙中山志》获广东省第一届新编志书一等奖。

中山网微信
掌上中山微信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